喵er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进忠X李玉】玉楼月色25(完结)

写完扔上来,终于完结了。错别字也不管了,明天再修改,困死了,睡去!

25

虽从火场里逃出,李圌玉身上衣服还是着了火,被凉水一浇,引得原先就有的咳疾越发重了。皇上着太医院每日三位太医轮流看顾,江与彬也十分勤谨,每日汤药针灸伺候着,过了近月余方才渐渐好起来,这是后话。

皇上的恩典,这些日子是不用当值的,李圌玉便在房圌中歇息。最初几日咳得昼夜不宁,人也虚弱无力,躺了六七日方觉好些,慢慢能起来走动。宫里的规矩,太监若无差事是不能乱走的,李圌玉最多也只能在养心殿后园中逛逛,散一散也就回房了,犹如坐牢一般。

进忠自然知道,下了值便来瞧师傅,说些笑话逗趣,或是巴巴的弄些新巧物件来讨师傅欢喜。这日,进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云玉】【进忠X李玉】玉楼月色24

24

李玉替他扑灭衣摆上的火苗,焦急万分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凌云彻握了那双冰块般的手,沉声道:“亏得进忠公公让人递话给我,今日我正在御花园内清扫,因此赶来。”这时大火已封了他跃入的窗口,两个人站在火海之中,只觉得热浪袭人,李玉被呛得咳个不停。

凌云彻见屋内桌上摆着些鱼缸,便也顾不得了,扯了件戏衣在缸内浸湿了,披在李玉身上:“我带你出去!”

李玉却站着未动,满屋火光之下,映得人如冰雪一般,唇角犹自带笑,却幽远如夜色中的兰花,美得不可方物。

李玉摇头:“既然有人定要我死在这里,我便不出去了。”

凌云彻大急,捉了他的肩拼命晃道:“你疯了!就连我……我这样还得赖活着,何况是你?走,随我出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进忠X李玉】玉楼月色23

万寿节之后便是芒种大祭。

宫里的规矩是皇上要去城外天音寺斋戒祭祀三日,祈祷五谷丰登、风调雨顺。偏这时候李玉染了风寒,鼻塞声重加上头疼咳嗽,无奈只得将他留下,让进忠伺候皇上去了。

皇上走后,皇后突然发难,下令禁足炩妃,并对炩妃做下的几件伤天害理之事进行彻查,先令慎刑司拘了王蟾,随后又令人带走春蝉来问话。炩妃只觉大祸临头,如热锅上的蚂蚁惴惴不安,又没有进忠商议下策,一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严刑拷问之下,王蟾招了个底掉:五年前炩妃当年收买接生嬷嬷田氏害死如懿皇嗣之事大白于天下,去年在暖春阁泼洒火油放火让舒妃命丧火海,并令春蝉暗中收买喜子,替他父母还债,那日令喜子假传皇后懿旨让李玉前去翊坤宫,意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进忠X李玉】玉楼月色22

22

转天一早,凌云彻因松针未拾干净,被管事万通达责罚,令人打他三十庭杖。李玉随皇上上朝时,分明瞧见了,对进忠递个眼色,进忠会意,放慢了脚步落在后头。

下朝回来时,李玉依旧在殿上立规矩。进忠趁着送茶的机会悄悄对李玉道:“师傅,徒儿去瞧过了,不妨事,已命他好好歇着。”说完便退下。

弘历在看折子,李玉将茶碗送上来时,瞟了一眼李玉:“进忠鬼鬼祟祟做什么?”李玉忙道:“他问奴才是否上点心,已告诉他晚些再上。”

弘历将折子扔在桌上,靠着椅背道:“叫进忠上来。”

进忠跪下:“奴才给皇上请安。”

弘历道:“适才和你师傅说什么?说来朕听听。”

进忠结结巴巴道:“回皇上的话,不、不曾说什么。”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龙玉】玉楼月色21

21

凌云彻还是清清楚楚地瞧见了,他想扑上去,把皇上推开,想以自己的双臂去保护李圌玉,然而双脚牢牢钉在原地。

他不能,他只一个小太监,无法左右主圌子的意图,再大的悲苦也只能忍下去,若敢冒犯主圌子便是灭族之罪。

玉势推进来时,李圌玉身圌子明显地一绷,宛如受惊的小兽般瑟缩了一下。弘历搂着他亲着他,爱圌抚由上及下,抚过那最不能碰的一处,满意地听到压抑的低吟。

弘历吩咐道:“小凌子,去把朕的镂花四季炉拿来,还有,朕的金印一并拿来,再点上祥云百合宁神香。”见凌云彻没出声,弘历又道:“嗯?”凌云彻方回过神来,赶紧应了声“嗻。”便去寻东西。

进忠站在殿外,知道凌云彻头次进殿内伺候怕是不妥,一直张着...

纠结

小天使们,你们到底要我怎样?原剧的龙就是这么个渣属性啊,强扭不渣么?臣妾做不到啊~以及,如果接茬渣下去就是毁三观。你们是要毁三观,放飞自我的毁三观,还是毁炸天的毁三观?
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龙玉】玉楼月色20

还有几章结束,结局肯定与剧不完全相同,小天使们继续求红心和评论哦,这是填坑的动力~

20

这一年春天来得格外晚,养心殿外的玉兰花再开的时候,凌云彻已成了小凌子,虽还在养心殿,却已成了太监中的贱奴,做些清扫垃圌圾之类极脏极苦的活。

通常来说,李圌玉是看不见这些贱奴的,他们总在主圌子和总管太监出来前就已干完了活退到角落里去了。这些贱奴的管事叫万通达,是个油头滑脑的小太监,惯会看人脸色,知道皇上不待见凌云彻,便往死里挫磨。三餐不继是小事,且不论凌云彻成天饿得头晕眼花,还让他蹲在地上拾松针,说是皇上政事繁忙听不得响,不能用扫帚。

养心殿外栽着十来棵松树,经过一冬,那松针都落了,地上密密匝匝的一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忠玉】【云玉】玉楼月色19

太晚了,明天来回小天使们。需要多多的小红心和评论增加动力啊~

19

李玉病了。先是在暖春阁烟熏火燎,出来后又被凉水浇了个透,回来时浑身作烧,勉强支应着回了皇上的话就一头躺倒,好几日水米不进,人又瘦了一圈儿。

李玉昏沉沉睡着,一只手替他换去额上敷的手巾,因睁开眼瞧时,却是进忠。

“师傅,您可醒了,都睡了十几个时辰了,起来吃些东西才能好得快。”进忠一只手搂着李玉的肩托他起来,另一只手塞了迎枕在他腰后,让他靠着。

服侍着李玉擦了脸,进忠端过药来,尝了尝:“不冷不热,师傅您喝了吧。”药苦得很,李玉作三四口喝完还蹙着眉。进忠服侍着潄了口,又端过金勾鱼片粥来:“师傅,您尝点,这是新进的南边的厨子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云玉】玉楼月色18

18、

自那日以后,凌云彻仿佛明白了,只有皇上才能给李玉关爱,而他自己,注定今生无缘,只要远远瞧他一眼,知道他平安就好。

李玉这般玲珑心思哪会不知?对凌云彻客气疏远,进退有度,两人表面上似乎笼上了一层冰,只有在偶然目光对视时,才有一刻暗流涌动。

这日,玫嫔让庆嫔喝了牛膝草乌汤,从此再不能生育,皇上怪罪下来,让了结了玫嫔。李玉随进忠捧着一壶鸠酒去到玫嫔宫里,玫嫔哭求无果,知道自己的命数已到。求李玉容她换了衣服,李玉允了,便与进忠等在外边。

少顷,玫嫔出来时,华衣玉饰,脂浓粉艳,手抱琵琶,一口饮尽鸠酒,便开始弹奏《秋江送别》。那曲声哀婉动人,直到口鼻处鲜血长流,滴到纤纤素手之上,那鲜红、洁...

【如懿传全CP】【龙玉】玉楼月色17

17

凌云彻终于走出了慎刑司,这回他呆了两个多月。

进来时还是初秋,此刻已是漫天飞雪。

冷风吹在脸上如醍醐灌顶,令他无比清圌醒和舒适,他已闻够了大牢里潮圌湿腐圌败的霉味,断断没想过还能重获自圌由。

“你能出来,是李圌玉拿命换的,自个瞧着办吧。”进忠站在一旁,闲闲说了句,凌云彻心头阵阵抽痛。

“皇上有旨,养好了伤还会养心殿吧,不过降为三等侍卫。”“微臣遵旨。”凌云彻松了口气,能活着见到李圌玉比什么都好,哪怕只远远地瞧着他便已满足。

十日后,凌云彻重新回到养心殿丹墀下当值,李圌玉也正好伤愈回来。凌云彻看着李圌玉随皇上前去上朝,远远地看着那清瘦的背影,只觉得这些日子没见他又瘦了许多,由不...

兔子的萝卜窝

© 喵er | Powered by LOFTER